What’s new in Pediatric Imaging (Chinese) – September 2020

2月 ago

ABDOMINAL IMAGING

 

评估超声诊断阑尾炎准确性的变化:实践是否完美?

Austin-Page LR, Pham PK, and Elkhunovich M.

Evaluating changes in diagnostic accuracy of ultrasound for appendicitis: does practice make perfect? Article in Press.

J Emerg Med 2020; 1–10

https://doi.org/10.1016/j.jemermed.2020.06.001.

问题:采用超声(US)优先协议后,US对阑尾炎的诊断准确性会随时间变化吗?

设计:2009年至2014年的回顾性分析

设置:单中心、城市的、独立的儿童医院,每年急诊部(ED)的急诊病人数量> 70,000;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雷迪儿童医院

参与者:纳入了1058项US检查

介入: ED腹部疼痛的患儿行US检查作为最初的影像学检查

结果:主要结果是基于结论性报告(完全可见的正常阑尾或明确的阑尾炎)或模棱两可的报告(不可见或部分可见的阑尾;在报告中未提及阑尾炎)的US诊断准确率。本研究还分析了US的诊断准确率与患者的性别、体重指数(BMI)和超声医师的经验的关系。次要结果是US在诊断阑尾炎的敏感性和特异性。

主要结果:在过去的5年中,US对阑尾炎的诊断准确度从13.9%显著提高到31.5%(P = 0.001),总体准确度为24.5%,总体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80.7%和77.6%。男性儿童与结论性报告显著相关(P <0.001),较高的BMI与模棱两可的报告显著相关(P <0.001)。超声医师的经验与结论性报告无关(P = 0.22)。

结论:US是许多机构评估儿童阑尾炎的首选的影像学手段。然而,许多机构仍将CT作为首选方法。这项研究表明,US的准确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提高,这可能会鼓励其他机构采用US作为首选的影像学方法。但是本研究将不可见的或部分可见的阑尾分为模棱两可的报告;而既往大多数研究将不可见的阑尾定义为正常;这种分类的差异显著提高了超声诊断阑尾炎的准确性。

 

CT检查中儿童的腹部淋巴结大小

Spijkers S, Staats J.M., Littooij A.S. et al.

Abdominal lymph node size in children at computed tomography.

Pediatr Radiol 2020; 50, 1263–1270.

https://doi.org/10.1007/s00247-020-04715-z.

问题:CT检查中儿童的腹部淋巴结正常大小是多少?

设计:2012年至2014年的一项回顾性研究

设置:单中心(荷兰乌得勒支大学医学中心/威廉敏娜儿童医院)

参与者:152名1-17岁的健康儿童在高能创伤后行腹部增强CT检查

结果:每个年龄和淋巴结组的淋巴结测量结果,包括淋巴结的最大径、平均值和正常参考范围的上限。成人RECIST标准作为参考标准。

主要结果:对于152例患儿的总共647个淋巴结,每一个患儿在轴位和冠状位的CT图像上至少测量了3组淋巴结。最常见的淋巴结组是腹股沟区淋巴结(100%),肠系膜区淋巴结(99%)和髂血管周围淋巴结(98%)。所有淋巴结组的短径的上限(由统计引导确定的)与目前的成人指南相似(<10 mm),范围为6.4-10 mm。CT冠状位示腹股沟区淋巴结(12.4 mm)和肠系膜区淋巴结(11.2 mm)的短轴超过了的参考范围。根据成人RECIST标准,19%的儿童有一个或多个淋巴结肿大(主要是腹股沟区淋巴结)。所有淋巴结组的年龄与淋巴结大小之间存在显着的统计学显着相关性(0.21-0.5,P <0.05)

结论:本研究为儿童的腹盆腔的淋巴结大小提供了正常参考值。作者还提供了横断位和冠状位的淋巴结短径和长径的测量值。通常冠状位的淋巴结长径具有最宽的CI,所以不适用于RECIST标准。因此横断位的短径的范围可能代表了更优的参考值范围的选择。

 

使用超声准确地鉴别诊断小儿回结肠套叠与小肠套叠

Zhang M, Zhou X, Hu Q, et al.

Accurately distinguishing pediatric ileocolic intussusception from small-bowel intussusception using ultrasonography.

J Pediatr Surg 2020.

https://doi.org/10.1016/j.jpedsurg.2020.06.014.

问题:超声能鉴别诊断回盲部肠套叠和小肠套叠吗?

设计:2018年至2020年的一项回顾性研究

设置:单一中心(中国湖南长沙市中心医院)

参加者:总共183例肠套叠中,有123例小肠套叠和60例回盲部肠套叠

结果:超声测量结果的比较,包括肠套叠的直径、脂肪核心厚度、外壁的厚度、肠套叠的长度、淋巴结或引导点的出现以及回盲部的表现。

主要结果:回盲部肠套叠的平均直径为28.9 mm、脂肪核心厚度为11.4 mm、外壁厚度为6.5 mm、病变长度为53.4 mm、56/60可见淋巴结。没有病例表现为回盲部正常,只有5/60(8%)的病例可看见正常的升结肠。小肠套叠的平均直径为15.8 mm、脂肪核心厚度为2.5 mm、外壁厚度为3.8 mm、病变长度为27.6 mm,只有1例病例可见淋巴结,104/123例病例出现了正常的回盲部(85%),在120/123例有正常的升结肠(98%)。这些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01。

结论:回盲部肠套叠和小肠肠套叠是儿童肠套叠的最常见类型,但治疗方法有所不同。回盲部肠套叠常常会导致缺血、坏死和穿孔,因此必须立即处理。大多数小肠肠套叠是短暂的,可以保守处理。本研究提示,超声可以根据检查的多种参数鉴别诊断小肠套叠和回盲部肠套叠。在正常情况下,回盲部和升结肠的超声表现可能是鉴别诊断回盲部肠套叠和小肠套叠的最佳影像学发现。

 

CHEST IMAGING

 

儿童新型冠状病毒2019(COVID-19):影像学表现的系统性综述。

Shelmerdine SC, Lovrenski J, Caro-Dominguez P et al.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in children: a systematic review of imaging findings. Published online: 18 June 2020.

Pediatr Radiol.

https://doi.org/10.1007/s00247-020-04726-w.

问题:COVID-19患儿的影像学表现是什么?

设计:对4个数据库(Medline,Embase,Cochrane,Google Scholar)过去的5年的文章进行系统性综述

设置:中国,韩国和伊朗

文章:总共22篇文章(431名COVID-19患儿的胸部影像学表现)

介入:胸部影像学检查(有无增强扫描的胸部CT检查;胸部X光片)

结果:最初的影像学表现,随访的影像学表现(3-15天后)

主要结果:34%的行胸部CT检查的患儿最初的影像学表现为正常;异常的影像学表现最常见的部位为下叶和单侧;最常见的异常影像学表现是磨玻璃密度影(62.4%),很少患儿出现胸腔积液,没有一例患儿的CT显示淋巴结肿大。在随访的影像检查中,有29%的患儿表现为好转,25%病变较前变化不大,9%表现为疾病进展。

结论:这是一项具有时效性的研究,本研究阐明了COVID-19患儿的常见胸部影像学表现。作者承认本研究仍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包括缺乏对免疫功能低下的患儿的评估以及该队列主要来自中国。尽管人们对COVID-19的了解远小于5年,但作者还是在5年的时间里进行了文献检索,大概是出于完整性的考虑。作者在最初的文献搜索以及纳入所有灰色论文以后,还另外进行了2篇文献的搜索。本研究尚未阐述COVID-19患儿的胸部以外的影像学表现。

 

使用电子烟或与透气产品相关的儿童肺损伤:发生损伤时的和短期随访中的影像学特征

Wang KY, Jadhav SP, Yenduri NJS et al.

E-cigarette or vaping product use-associated lung injury in the pediatric population: imaging features at presentation and short-term follow-up.

Pediatr Radiol 2020; 50, 1231–1239.

https://doi.org/10.1007/s00247-020-04698-x.

问题:电子烟或电子烟产品使用相关的肺损伤(EVALI)的最常见的CT表现是什么?

设计:回顾性研究

设置:单一中心(德克萨斯州休斯敦贝勒医学院/德克萨斯儿童医院)

参与者:11名已确诊或可疑患有EVALI的青少年

结果:胸部X线检查表现为正常或异常; 胸部CT表现:尤其是支气管血管束周围、胸膜下、小叶肺组织是否正常,重力依赖的密度改变、肺组织实变、磨玻璃样密度影、结节影、小叶间隔增厚​​、铺路石样改变、囊肿、蜂窝肺、支气管壁增厚、支气管扩张、胸腔积液、气胸、心包积液、肺门或纵隔淋巴结肿大。本研究还进行了观察者间一致性的评估。

主要结果:患者就诊时的年龄中位数为15.7岁;共有9个男孩和2个女孩。所有患者均有发烧、恶心和/或呕吐的临床症状。5/11例患者出现气短,6/11例出现咳嗽。所有患者就诊时均进行了胸部X线平片检查,10/11例X片表现为异常。 9例患者进行了胸部CT检查,胸部CT检查均表现为异常。 CT上最常见的影像学表现是磨玻璃样密度影(9/9)、小叶间隔增厚(8/9)、胸膜下密度增高(8/9)、铺路石样密度(8/9)、淋巴结肿大(7/9) 以及多种影像学检查同时发生(6/9)。在短期随访中(中位时间为114天),有5/6例患者的CT检查表现为完全或接近完全吸收。

结论: EVALI病例的报道在2019年达到顶峰,到2020年2月共报道了2807例病例,死亡68例。本研究表明,青少年EVALI的CT常见的影像学表现包括磨玻璃样密度改变,小叶间隔增厚以及伴有胸膜下密度改变和淋巴结肿大的铺路石样改变。由于这些影像学表现并非特定的肺损伤的表现,最近使用电子烟的临床病史和/或缺乏其他对影像学表现的解释是诊断的关键。值得注意的是,发烧和胃肠道症状比呼吸道症状更常见。虽然这些影像学表现与成人EVALI影像学表现的文献一致,但本研究仍具有样本量小、缺乏病理相关性等局限性。

 

MUSCULOSKELETAL RADIOLOGY

 

未行手术治疗的漏斗胸患者的3D扫描仪验证

Fuentes S, Pradillos-Serna JM, Berlioz M, et al.

Validating 3D indexes in the non-surgical pectus excavatum patient. Article In Press.

J Ped Surg 2020.

https://doi.org/10.1016/j.jpedsurg.2020.06.006.

问题:便携式3D扫描仪对不同程度(轻度、中度、重度)的漏斗胸(PE)患者的测量的准确性和可靠性如何?

设计:一项前瞻性的横断面研究

设置:单中心;西班牙的Servicio de Cirugía Pediátrica, Complejo Asistencial Universitario de León

参加者:28名儿童(21名PE患儿和7名非PE儿童作为对照组)

介入:便携手持式红外扫描仪行3D表面成像vs作用有限的MRI(对照组)

结果:3D哈勒指数(3DHI)、3D校正指数(3DCI)、MRI传统哈勒指数(HI)和MRI传统校正指数(CI)

主要结果:对照组中3DHI与传统HI之间(0.653,P <0.05)以及3DCI与传统CI之间(0.724,P <0.01)具有显著的统计学相关性。PE组中的3DHI与传统HI之间(0.576,P <0.05)以及3DCI与传统CI之间(0.764,P <0.01)也具有显著的统计学相关性。传统HI和CI在MRI和3DCI上的平均值不同,具体取决于漏斗胸的严重程度(P <0.001)。然而,不同的严重程度组和对照组之间3DHI值之间不具有显著差异。

结论:尽管样本量很小,但本研究表明,无论PE畸形的严重程度如何,表面3D成像技术都是较为准确的,并且与传统的横断面图像具有很好的相关性。容易获得和扫描时间短是该技术的优势,未来的研究可能旨在研究呼吸过程中漏斗胸畸形的动态以及与症状的相关性。与MRI相比,3D表面扫描的主要缺点是无法评估心脏功能。

 

患有镰状细胞病的儿童和青少年的骨髓炎的微生物学和影像学特征

Kao CM, Yee ME, Maillis A, et al.

Microbiology and radiographic features of osteomyelitis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sickle cell disease.

Pediatr Blood Cancer 2020; e28517.

https://doi.org/10.1002/pbc.28517

问题:根据影像学表现确诊镰状细胞性贫血患儿的骨髓炎的诊断效能是多少?

设计:2010年至2019年的一项回顾研究

设置:单一中心(乔治亚州亚特兰大,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儿童医院)

参与者:3553例镰状细胞性贫血患者中,19例患者患有骨髓炎(共20例病例:一位参与者相隔2年发生2次骨髓炎),在这20例骨髓炎病例中只有19例有影像学检查结果。

结果:骨髓炎的影像学特征性改变和细菌培养确诊感染

主要结果:18例MRI和1例CT。 根据MR表现,能确诊为骨髓炎有4/19例(21%),可能诊断为骨髓炎的有10/19例(53%),怀疑骨髓炎的为5/19例(26%)。在9例经细菌培养确诊的病例中(无论是血液培养还是术后的组织学培养),MR表现典型的有2例(22%),可能诊断为骨髓炎的有4例(44%),怀疑骨髓炎的有3例(33%)。其他影像学特征包括58%的病例有脓肿或积液,79%病例患有邻近性肌炎或肌肉水肿,63%病例患有的关节积液和47%患有骨坏死。

讨论:骨髓炎是镰状细胞性贫血患儿肌肉骨骼疼痛的原因。由于MRI在诊断骨髓炎时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这项研究对骨髓炎的可能性进行了分级。本研究发现,只有22%具有阳性培养物的患者的MRI诊断为骨髓炎。因此,在诊断和治疗骨髓炎时十分需要放射、微生物和临床合作。

 

超声用于评估儿童患者肿块的效能。

LeMoine B and Samet JD.

Utility of ultrasound for evaluating masses in the pediatric population. Article In Press.

Adv Clin Rad 2020.

https://doi.org/10.1016/j.yacr.2020.05.001.

问题:US在评估小儿骨肌系统的软组织肿块的准确性、其他影像学检查的频率和干预措施如何?

设计:2007年至2011年的一项回顾性研究

设置:单中心;芝加哥/西北大学卢里儿童医院

参加者:456例患者接受非血管性的US检查,共505个肿块(部分患儿有多个肿块)

介入:US诊断与病理诊断相比。在2年的随访中不出现恶性肿瘤的征象时,该肿块被定义为“良性的”肿块,如果患者仅进行了少于2年的临床随访且没有进行病理学结果,则被定义为是“不确定的”肿块。

结果:影像学表现:无肿块、良性、可能良性、不确定、恶性;其他影像学检查的频率以及基于影像学表现的干预率

主要结果:12.3%的病例未见肿块; 41.7%的病例为“良性”肿块;21.5%的病例为“可能良性”肿块,24.1%的病例为“不确定”肿块;0.4%的病例为“恶性”肿块。干预率介于7.1%(“无肿块”) 到100%(“恶性”)。总计9.4%的病例进行了其他的影像学检查,其中MRI最常见。

讨论:本研究发现,US发现的大多数儿童软组织肿块是良性的,相对较少患儿接受其他的影像学检查。但是部分软组织肿块在US检查时可能会漏诊,MRI可能是首次诊断的重要检查方式。 “可能良性”和“不确定”的干预率相近(分别为32.7%和34.5%),但尚无任何患有“可能良性”肿块的患者进展为恶性肿瘤的病例。这表明了对于“可能是良性”患者而言,是可以应用临床和影像学共同监测,而非直接进行手术治疗干预。

 

NEURORADIOLOGY

 

自动化机器学习在常规MR成像上对儿童后颅窝肿瘤的鉴别

Zhou H, Hu R, Tang O et al.

Automatic machine learning to differentiate pediatric posterior fossa tumors on routine MR imaging.

AJNR 2020; 41: 1279–85.

http://dx.doi.org/10.3174/ajnr.A6621

问题 在鉴别儿童后颅窝肿瘤方面,机器学习的自动模型与人类选择的模型或专家神经放射科医生相比如何?

设计 回顾性研究

配置 单中心

参与者 儿童后颅窝肿瘤288例

干预 通过基于树的管道优化工具 (TPOT) 进行自动机器学习,这是一种开源的机器学习形式,它选择最优化的机器学习管道,无需人工干预,则与由人类机器学习专家(Chi-Square 分数/通用线性模型)生成的标准手动模型与定性专家 MR 成像评审(2 名神经放射学家专家)

结果 TPOT的准确性,由机器学习专家和定性专家MR评审员在三向分类(髓母细胞瘤vs.室管膜瘤vs.毛细胞星形细胞瘤)和二元分类(髓母细胞瘤vs.非髓母细胞瘤,室管膜瘤vs.非室管膜瘤,毛细胞星形细胞瘤vs.非毛细胞星形细胞瘤)中选择的模型

主要结果 对于三向分类,TPOT的AUC为0.91,准确度为0.83,而卡方评分/广义线性模型的AUC为0.92,准确度为0.74。TPOT的准确率明显高于一般的定性专家MR成像检查(0.83 vs.0.54,P<0.001)。两个机器学习模型之间没有统计学意义(P=0.16)。对于二元分类,TPOT的AUC为0.94,髓母细胞瘤与非髓母细胞瘤的AUC为0.85,室管膜瘤与非髓细胞瘤的AUC分别为0.84和0.8,毛细胞性星形细胞瘤与非髓细胞瘤的AUC分别为0.94和0.88。

讨论 自动机器学习模型可以与基于人类机器学习专家手动优化的机器学习模型类似,并且优于专业的人类放射科医生。这并不一定令人惊讶,因为模式识别是机器学习的强项。尽管有这些结果,机器学习并不能消除病理组织学诊断参考标准的需要。

 

QUALITY & SAFETY

 

2009-2018最新影像学在儿科急诊中的应用趋势

Marin JR, Rodean J, Hall M, et al.

Trends in Use of Advanced Imaging in Pediatric Emergency Departments, 2009-2018

JAMA Pediatr. Published online August 03, 2020.

https://doi.org/10.1001/jamapediatrics.2020.2209.

问题:在过去的10年里,美国儿科急诊科使用先进影像技术有何变化?

设计 2009-2018年横断面研究

设置:多中心研究所使用的数据库为儿科健康信息系统,包括来自美国52家三级护理儿童医院的数据。

参与者:32个急诊科,超过2600万人次的儿科急诊

结果:CT、超声和磁共振成像在这十年里的变革,次要结果包括急诊住院时间、住院率和3天急诊复诊率。

主要结果: 9,868,406名儿童总共进行了26,082,062例急诊就诊。在1,919,283例患者中进行了高级成像(CT,美国或MR),从2009年的6.4%增至2018年的8.7%。CT的使用量下降了1%(3.9%至2.9%),而超声检查增加了3.3 %(2.5%至5.8%)和MR的0.3%(从0.3%至0.6%)。所有变化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总体而言,住院率和3天随访率下降。

评论:在过去的10年里,先进的影像技术在儿科急诊室的应用有了全面的增加。CT的使用减少了,而US和MRI等非电离成像的使用却增加了。这可能是由于更安全、理智的检查方案的选择,以及在诊断腹部病理方面越来越多地使用超声成像所导致的。更快,更短的MR方案现在可以用来评估无镇静分流。超声使用量的总体增长与CT的减少不相匹配,这增加了US被过度使用或应用于更广泛适应症的可能性。该研究的局限性在于缺乏对适应症的评估,并且仅包括三级儿童医院,因此这些结果可能无法推广到其他环境。一些非三级护理医院可能没有接受过MRI或US替代CT的技术或超声检查人员的培训。

 

Translated by: Ying Deng

Translation Revised by: Bing Hu

References
  • Share